当前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家风故事】吹灭读书灯 一身都是月
日期:2018-10-30  

  个人的一生,都会打上童年的烙印。

  我的童年,是在一个又小又大的山村度过的。说它小,是因为当时山村面积不足30平方公里、人口不过千;说它大,是因为我的外公通过教会我阅读,让我随时进入到广阔的精神世界。那里,无边无尽;那里,气象万千。

  我的外公是位小学校长,为人严厉慈祥。我跟着他长大,学会两样东西,一是喝茶,二是读书。

  每天清晨,外公早起必用砂壶煮一壶酽茶,看茶色由浅变浓,端起来倒入杯中,他一大杯,我一小杯。入口极苦,外公不让吐出来。“慢慢咽下去,一会儿甜味就会上来。”外公说,这叫回甘。虽然长大后了解到空腹喝茶对身体并无益处,但清晨起床就体味先苦后甜,已成为一种习惯,也慢慢从喝茶中悟到吃得苦才能尝得甜的人生道理。

  每天晚上,外公便点起灯开始读书。为了节约用电,他总是点蜡烛、煤油灯看书。有时候是竖排的繁体字,有时候是横排的现代文。他看书时,总是随手抓一本给我,从最开始带拼音的儿歌古诗到后来线装的四大名著,不认得的字、不懂的地方随时递给外公讲解。他们那一代的读书人,文学知识非常扎实,读过的书,几乎过目不忘。有时候外公来了兴致,还会把自己读的书讲一段给我听。外公特别喜欢古代将士的故事,一套《薛仁贵征西》读了无数遍,也给我讲了无数遍。“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外公虽是文人性情,却颇有侠客气概,一辈子念念不忘征战沙场、保家卫国。外公还喜欢用书和我玩游戏,我刚认字不久他就告诉我,我的名字是他取的,取自于《三国演义》,让我自己去找。小时候的我哪里耐得住性子读半文半白、大部头的《三国演义》,粗粗读一遍蜀国的故事没有发现,再粗粗读一遍魏国的故事,还是没有。我便怀疑外公是否在骗我?想让外公给我直接指出来,他却笑而不语。直到读大学时,外公已去世,伤怀之余再细读《三国》,终于看到第四十八回曹操横槊赋诗前的景物描写“天色向晚,东山月上,皎皎如同白日。”才知道名字的出处,也明白外公并没有骗我。那一夜,在熄灭台灯后,泪如雨下,仿佛听到了外公隔空的教诲:“看书还是要仔细些。”也仿佛回到小时候的深夜,外公吹灭蜡烛或拧熄煤油灯,跟我说:“睡觉吧丫头,留点精力明天再看。”

  阅读,是外公亲手为我种下的慧根,让我失意时有支撑,得意时能感恩;热闹时有所止,寂寞时有陪伴。不管身在何处,都不大为外界的环境所影响,而心一旦入了定,人在山村、人在基层,也觉得分外有味道。斯人已逝,情怀常存。每当夜色降临,打开读书灯,看到窗外的明月,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温柔闲适的时光,仿佛外公还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仿佛这时光,从来没有改变……(夷陵区下堡坪乡纪委副书记 邓皎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