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家风故事】木犁
日期:2018-10-30  来源:夷陵区纪委监委网站

  爷爷出生于一九二七年,他在七十一岁的时候,才放下那架用了多年的木犁,他对父亲说:我的力气确实搬不动这架犁了。现在,爷爷已去世十年,但他使用过的那张铮亮的木犁,依旧完好地摆放在老家的屋檐之下,成为我生命历程中一道历史与现实交织的风景。

  木犁是传统手工农业中,与耕牛配套耕作田地时不可或缺的工具,由天然弯曲的木质犁弯、楔形的犁底、笔直纵向连接的中后部扶手组成。所有构件都是爷爷亲自在山中寻找的木质致密、超硬耐磨的铁匠木、椆树,经过木工精细加工打磨而成,然后在犁底配置上铸铁的鑵头,通过纤绳、扼兜与耕牛的连接配套,便在爷爷的操控下,十年如一日,陪伴着十多亩土地,以及一家三代八口人的希望,犁开黄色的田地,堆成一陇陇岁月丰收的诗行。

  小的时候,我们总是跟随在爷爷耕耘的木犁前后,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麦茬田耕种苞谷前,把收割中遗漏的麦穗捡拾一遍;耕作红薯土豆地时,把随耕耘暴露在外的薯块,捡拾到篮子里面。耕地歇息的间隙,爷爷就会给我们讲一些“自己动手收获的果实、吃着才香”,“不能浪费一颗粮食”,“别人给的东西不能随便要,别人给你十分礼,你要还别人十二分礼”等劳动、节约、做人的道理。

  爷爷耕作旱地时穿着球鞋,耕作水田时则打着赤脚,他辛勤劳动了一生,一直保持着简朴的生活习惯,即使后来改革开放后家庭条件稍微宽裕的情况下,他一直只穿手工布鞋和非常便宜耐用的解放鞋。他勤劳简朴的习惯也影响到我们一家人,无论何时,都保持这种习惯和传承,对物质没有过度、过多的奢求。

  农闲时节,爷爷会给木犁抹上一层桐油,擦拭铮亮,放到防潮的阁楼,以免霉变。他是读过私塾的,闲暇时就借来《水浒传》、《三国演义》、《封神榜》、《薛仁贵征东》,以及后来流行的文革小说《五瓣丁香》、武侠小说《萍踪侠影》等书,戴着老花镜细细品读。他说这是“用眼睛在耕地,也会收获粮食”。在他的影响下,我从小也就养成了静心阅读的习惯。

  基于这些琐屑的细节,后来我女儿读初中时,老师要求她们写一写自己的家风是什么,女儿对“家风”一词一知半解,便来问我,我给她简单举了几个太爷爷的例子,就告诉她,你就写八个字吧,那就是:勤劳俭朴,勤读诗书。

  随着时光的流逝,小农机迅速地取代了耕牛和木犁,提高效率的同时也减轻了耕作的劳动强度。但那张铮亮的木犁一直摆放在我老家的屋檐下,每次看到刚劲不屈、写满沧桑、一直保持着耕耘状态的它时,眼前就好似飘扬起一面烈烈的旗帜,它提示着我,时刻不忘勤奋和劳动,困难时不忘韧劲和坚强。木犁的存在,让我坚信:只要有耕耘,就会有收获,只要不放弃,就会有转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所说:机会从不等待一切犹豫者、观望者、懈怠者、软弱者。

  (作者:谭宏清 系湖北省作协会会员,作者单位:夷陵区纪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