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以案警示
从"正面"到"负面"的人生逆转
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日期:2015-05-06 浏览次数: 字号:【

    理想信念是思想和行动的“总开关”、“总闸门”,理想的滑坡是最致命的滑坡,信念的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
  重庆市南川区近年来所查办的四起案件,其涉案的马达休、李世伦、刘恒进、马建伦等4人在所属行业中均曾是“一个标杆”,工作成绩较为出色,后来受到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不良思想影响,被私心所扰、名利所累、物欲所惑,因定力不强而走向犯罪深渊,从“正面教材”变成“反面教材”,令人惋惜,催人警醒。
  他们用“沉重的代价”多角度告诫党员干部,须时常算好“政治”、“经济”、“名誉”、“亲情”、“自由”这五笔“人生账”。莫以潜规而走邪
  马达休,南川区第二人民医院原副院长,利用负责药品采购的职务便利,伙同医院心身科原主任皮某、精神科原主任陈某收受药品回扣,并以曾帮助康复医院迎接检查为由,在此医院每月领取劳务费2000元。马达休共计受贿31.6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马达休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靠刻苦学习考入医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南川区第二人民医院。他在业务上刻苦钻研,先后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论文多篇,获南川区2008-2009年科技进步奖、重庆市精神科专委会委员等荣誉称号。技术精湛、成绩突出的他获得组织信任并重点培养,由一名普通医生成长为一名副院长。他是父母眼中有出息的儿子,是妻子眼中的好丈夫,是儿子的偶像,是同事眼中的业务精英,是一些患者心中“妙手回春”的救命恩人……
  随着职位升迁,马达休渐渐成为药品销售商“攻关”的重点对象。一开始,他还能牢记“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天职,对花言巧语保持警惕,但面对一波波充满诱惑的“糖衣炮弹”,思想防线逐渐瓦解,认为医疗系统“潜规则”盛行且“法不责众”,产生了“主动送上门的回扣,不要白不要”的错误思想。
  2009年9月,某医药公司业务员康某邀请马达休与皮某、陈某吃饭。席间,康某抛出“诱饵”,为该公司11种新特药进驻医院开出了“回扣单”。马达休等人感觉“利润”丰厚,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当即表示将“联手”利用药品的建议使用权,使这批新特药进入医院。
  事后,马达休与皮某、陈某还一团和气地达成“分红”共识,对所收回扣不分官职大小,均由三人平分。
  然而,马达休的算盘似乎打得更精明。他要求康某私下签订一份协议,除了给三人的好处费外,每销售一盒(瓶)新特药,必须再单独给他1元的回扣。仅4年时间,马达休就通过医药公司的新特药挣得“外快”31万余元。
  “‘潜规则’就是‘炸弹’。看到别人吃医疗回扣挣钱轻松,就盲目效仿,却少有衡量在事业和家庭上会面临什么损失。不义之财,一定要避而远之。永别了,我奋斗过的医院;永别了,我热爱的卫生事业;永别了,我的主任医师梦……”东窗事发,马达休悔之晚矣。
  莫以官小而不廉
  李世伦,南川区三泉镇半河社区党委原书记,利用协助镇政府实施特困村扶贫项目、人畜饮水工程项目等职务之便,伙同相关社区干部,采取以家属名义骗取低保金、以误工费名义虚设工时发钱等手段,贪污10.2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2个月。
  “李世伦很有头脑,以前承包过工程、开过农家乐,都做得有模有样,收入不菲,最后却因行贿和贪污区区数万元,要过几年牢狱生活,真是划不来。看来只有‘清廉为官’,才能‘一生心安、家庭平安’。”南川区三泉镇一干部对犯罪入狱的李世伦深感惋惜。
  李世伦在任三泉镇半河社区党委书记时主持修建通村公路建设,积极发展乡村农家乐带动村集体经济发展,村民收入逐年提高,获得村民肯定。
  有了些成绩的李世伦开始沾沾自喜,受到“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有钱就是大哥”等不良思想影响,最终导致思想“出轨”。
  2007年年初,半河居委干部协助三泉镇政府申报农村低保户,李世伦负责审核签字。李世伦动起了歪脑筋。他以岳母、媳妇、两个儿子的名字申请低保,欺上瞒下,每个月享受额外增加的“福利”。
  “坐地生财”带来的快感,怂恿他把贪婪的双手伸向人畜饮水工程结算等领域。2008年年底,他召集村干部开“家庭会”,倡导“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当场将村里人畜饮水工程结算剩余款私分。
  看到村干部配合得“默契”,李世伦胆子越发大了。他利用上级机关对村里情况不熟悉,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同几名村干部沆瀣一气贪污钱财,把扶贫项目等惠民资金当做“唐僧肉”瓜分,对村民隐瞒实情并淡化公开。
  从“正面”走向了“负面”的李世伦没有想到纸终究包不住火,贪污的钱财越多,露出的马脚就越多。最终,他被有所察觉的村民举报。
  “原以为就算村民举报,到时上级查下来,把账本一烧,查账便无从下手。退一步说,就是被查出来了,最大限度也就是不当这个村官。可受到法律严惩之后,才知道不论官职大小,贪污金额只要达到一定数额就可以立案判刑,涉案金额小但情节严重者同样可以受到刑事处罚。莫以恶小而为之,现在真的后悔呀。”失足的李世伦悔意深重。
  莫以临退而生贪
  刘恒进,南川区三泉镇人大原主席,利用分管文化、卫生、政法等职务之便,采取以多种名义虚报支出等手段,贪污公款13.9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由于自己社会公德、职业道德、思想品德‘三德’不高,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三观’不正,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任享乐主义、自由主义、拜金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思想抬头作怪,出现了贪婪重于原则、贪欲掩盖党性的问题。”服刑中的刘恒进忏悔道,“现在想来,其实之前自己收入不少,如果不出事,退休后退休费也足够维持不错的生活水平,一念之差呀!”
  刘恒进是靠多年工作努力拼搏,经过组织不断培养考验走上领导岗位的。然而,随着年龄临近五十,他感到同年轻有为的同志相比,自己在“升迁”的道路上越来越“力不从心”,失落感使他产生“有权不使,过期作废”等消极思想,开始动起了歪脑筋,想要利用手头分管的工作打开“挣钱”通道,活得“潇洒”一点。
  2008年,区里推行卫生场镇建设,刘恒进“锁定”了此次“机遇”。他与该镇三泉村村干部串通一气,将200个卫生改厕补偿标准,由“每个补偿2030元”,私下调整为“每个补偿1800元,并扣7%补偿税”,然后把克扣下的补偿差价进行私分。
  “耍个魔术”就轻松挣钱,这让刘恒进心中窃喜,他渴望下一次能有更大的满足。他为了赚钱开始“主动出击”。
  很快,刘恒进打着“除四害卫生活动”的幌子,谎报购买蟑螂药花费4000余元,私下购买发票并填单报账;多次打着区里开展“旅游文化节”要求镇里排演文艺节目的旗号,虚报9000多元;该镇争创区级卫生场镇,在制作不锈钢宣传窗、宣传标语、展板等过程中他“故伎重演”,2万余元又进入他的腰包……短短三年时间,他就自填自报6个“大单”。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刘恒进最终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审计“撂倒”。
  刘恒进大半辈子都能守住清廉,临近退居二线却产生不该有的想法,抛弃党性原则,贪字当头,落得“泪洒黄昏路,铁窗锁此生”的下场,让人叹息,也令人警醒。
  莫以权重而目空
  马建伦,南川区金佛山景区管理局原局长兼党支部书记,利用职务便利,伙同管理局财务科科长胡某、保护科科长黄某,采取虚列支出、重复报账等手段套取公款7.5万余元私分;在实施建设工程项目过程中,收受他人贿赂共计17.4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
  “马建伦长期处在一把手岗位,自控能力差,疏于学习,认为‘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渐渐养成会上‘一言堂’、花钱‘一支笔’、用人‘一句话’、决策‘一挥手’等简单粗暴的工作作风。这些恶习最终将他送进监狱。”办案人员分析马建伦的犯罪轨迹,为其深感惋惜,“他要是不犯错误,不仅职位有上升空间,而且能实现人生更大价值。”
  马建伦凭借过硬的工作能力、出色的工作成绩,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了领导岗位,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马建伦身处重要位置,却没有意识到权力越大风险越大,没能理解“位高不擅权、权重不谋私”是一种智举,自认为对南川相关产业发展等做出很大贡献,显得有些“飘飘然”,觉得捞点“小钱”并不过分。
  2009年2月的一天,马建伦与胡某、黄某看到了“商机”,动起了套取景区方竹笋繁育及推广种植项目扶贫资金的歪脑筋。他们动用扶贫资金购买方竹苗实施方竹造林,由胡某对账务进行“技术处理”,把方竹苗收购价“人为”抬高,从而套取公款。事后,他们将套取的5万元进行了私分。
  马建伦主要有两大“敛财利器”,一个在财务上“做文章”,一个在工程上“动手脚”。
  马建伦身居一把手之位,下属对其处处恭维,感觉就像“小皇帝”。他与胡某商量设立小金库。他们以发财务考核费的名义套取公款1.5万元;以重复报账方式套取公款7215元;以赞助水江镇政府组织的篮球赛名义套取公款3000元……
  2009年上半年,马建伦告诉朋友刘某管理局即将实施三泉保护站和检查站的建设工程,届时将采取邀标方式进行招投标,请她提前准备,在他帮忙下可以“共同发财”。
  随后,刘某提前注册4家建筑公司参与竞标,在马建伦的“指点”下,最终以最低报价顺利中标。在承包工程施工后,马建伦又为其增加建设工程量,将原来48万余元的中标建设工程量升级为150万余元,使得刘某大赚一笔。刘某也颇识“时务”地分两次送给马建伦好处费共计8.65万元。
  此外,马建伦在建设金佛山防火瞭望塔、改造大堰角检查站等工程中,以同样手段为自己捞取好处。
  马建伦低头数钱时好不得意,丝毫没有意识到,执法利剑已然在他头顶高悬。
  “当一个人走上一把手岗位后,很多人只对你说好话,很难听到真实的声音,这是一个可怕的信号。”在南川区召开的案件剖析会上,有人提出,“领导干部要学会广开言路、察纳雅言,定期涂抹‘防腐剂’,才能时刻提醒自己不走上歪路歧道。”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